广东麻将“十四五”“都”来舞 江都龙川大地唱

  今年扬州市两会期间,市委书记夏心旻在参加江都代表团分组审议时强调,江都是扬州区域经济发展的主板块、主力军,产业基础强、交通区位优、企业创新资源丰富,要在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中勇挑重担、当好示范,争做扬州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。3月31日,夏书记在全市2020年度高质量发展总结表彰大会上又对江都提出了“深化江河联动、加快融入主城,全力打造先进制造业高地和全省物流枢纽,重振‘江北第一县’的辉煌”的明确要求。

  站在“十四五”的新起点上,面对新的目标定位、新的发展要求,江都区如何起好步、开好局?如何谋求快突破、推动大发展、展现新气象、增强硬实力?本报今起刊发“看江都区如何重振‘江北第一县’辉煌”系列报道,敬请关注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作为江苏长江以北地区第一家财政收入过亿元的县域,江都曾被誉为“江北第一县”。

  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市委书记夏心旻对江都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:要深化江河联动、加快融入主城,全力打造先进制造业高地和全省物流枢纽,重振“江北第一县”的辉煌。

  江都区以“不进则退”“寝食难安”的强烈危机感,聚焦聚力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,锻长板、补短板、强弱项。今年一季度,一个个重大项目、一批批国内国际资本“都”来舞,龙川大地唱起了“春之歌”:48个项目签约落户,情定江都,总投资169.2亿元;36个项目集中开工,扎根江都,总投资70.4亿元。同时,一个个招商引资的身影密集“走出去”:3月8日至3月12日,江都区党政领导班子在珠三角开展“深圳招商周”活动;3月15日至3月16日,招商人员赴北京拜访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、中化集团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等央企……

  今年4月1日,江都区召开了一场全区招商引资大会,这场大会如同一记“重拳”,破除人们内心的“小满足”。

  2020年,江都区完成GDP1115亿元,继续蝉联扬州六个县(市、区)“冠军”。然而在这次招商引资大会上,区委副书记、区长朱莉莉通报的一组数据,让在场的同志深受震撼——

  去年在14个苏中传统县(市、区)中,江都工业开票销售排名第8位。看先进发达地区:截至去年底,苏州昆山市累计引进外资项目8900多个,投资总额超1100亿美元,其中世界500强企业48家、投资项目108个……

  再瞅瞅身边的兄弟县市:2020年,邗江完成GDP1045.31亿元,首次突破千亿级,赶超江都的脚步越来越近;高邮去年完成GDP838.18亿元,“破千亿”指日可待。

  “重振‘江北第一县’辉煌,江都必须燃烧‘比’的激情、激发‘学’的动力、提振‘赶’的信心、明确‘超’的追求,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。”朱莉莉说,发展靠投入,投入靠项目,项目靠招商。没有招商引资的持续发力,没有项目的积累递增,就不可能有江都的发展变化和发展成就,更不可能在全市率先实现“四个千亿”的发展目标。

  “近几年,江都亿元项目较多,但在50亿元、100亿元以上的重特大项目上没有取得明显突破。铺天盖地多、顶天立地少。”江都区政协副主席、发改委主任樊洪喜说,放眼苏南的江阴,海澜之家、阳光集团等服装企业撬动起一个千亿级产业集群,造就了一座新城的崛起。回望江都,优质企业和优秀民营企业家不少,但缺少商业巨头、市场巨人,江都的发展亟待一批重特大项目来支撑,亟需一批市场强人来引领。

  全区招商引资大会,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荡涤着江都人的思想,激发出江都人的斗志,刷新着江都人的速度:

  今年以来,江都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密集拜访北京央企,上海、广东拜访名企、乡贤,向全球资本和项目邀约“都”来投;

  今年区“2号文件”聚焦优化提升营商环境,“企业成长伴随计划”向世人承诺:只要在江都落户,一切事情“都”好办。

  “我们就是要通过一系列政策和行动,表明江都诚意:欢迎先进资本和项目‘都’来投,体验一切事情‘都’好办的服务,最终赢得‘都’发展的投资收获。”朱莉莉说。

  如今的龙川大地上,数字赋能已成为一道风景:晶华新能源科技智能化生产车间内,机器人、机械手各司其职,自动抓取电池片送上传输带,自动焊接、移位组装;江淮汽车的冲压车间内,4台机器人挥舞手臂,将钣金件搬运至下一道工序;日清纺大陆公司的智能生产线上,机器手自动抓取原料、输送打孔、高压清洗、干燥、刻印……

  “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江都是我省江北地区财政收入率先过亿元的县域,当时形成了以整车制造及零部件生产、船舶制造、钢管生产、锻压机床等为主体的重工业经济体系,产业结构整体偏大偏重。”江都区工信局局长李更新说,重振“江北第一县”的辉煌,江都必须加快调整产业结构,由过去的“粗大笨”向“高新绿”方向转型,通过数字加持,为“江都制造”转型寻找一条“快车道”。

  近年来,江都区已招引近百个数字经济类项目落户,累计建成市级以上智能车间14个,获批省星级上云企业60家。156家企业已完成数字化、信息化改造,“黑灯工厂”、智能车间、机器换人成为风尚。

  这些变化要从2018年说起。那年4月27日,江都来了一位乡贤黄广斌。他祖籍大桥镇,彼时已离乡31载,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(终身)教授,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级专家。

  应邀回到家乡,黄广斌为江都的党员干部和企业家们作了一场题为“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和智能经济模式的崛起”的专题讲座,这场讲座让江都人打开了思路,“人工智能”四个字一下子跃入江都人的视野。

  随着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、5G技术的推广和应用,人工智能等数字经济渐渐成为新经济业态中的热门产业。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级专家,黄广斌为江都人带回了人工智能领域最前沿的理念、最新的应用模式以及广阔的市场前景。

  “江都区是制造业大区,汽车、造船、机械装备、特高压输变电检测设备等产业,如果没有数字化加持,很快就会摸到天花板。”李更新说,一旦嫁接上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5G通信等新兴技术,将大大推进“江都制造”向“江都智造”转变的进程。

  江都的未来,数字经济是“题眼”。从2019年开始,江都区连续三年举办数字经济发展大会,利用一次次数字峰会,把国内外数字经济领域行业大咖、高端人才请到江都,让这座苏中小城的领导干部、企业家们直观感受数字经济的冲击,体验数字经济的魅力。

  4月17日,南水北调源头公园气膜馆,江都区工业高质量发展暨企业家大会在这里举办。现场,江苏奔宇车身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戚雪东,从区领导手中接过20万元“登高晋级”奖牌,郑重地立下“军令状”:继续深化与高等院校的产学研合作,掌握关键共性技术,促进产品档次和市场占有率提升,保持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。

  “登高晋级”奖,是江都区给那些敢于创新、勇于突破技术瓶颈的企业,专门设立的荣誉。

  没有创新,就没有江都新一轮的跨越发展。近年来,江都区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、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,推动传统产业通过广泛开展产学研合作,努力抢占新一轮竞争制高点。

  “没有科技创新,在国内锻压机床业界就没有亚威机床的一席之地。”江苏亚威机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冷志斌说,多年来,亚威紧密与国餐著名高校、科研机构合作,与清华大学、广东麻将,东南大学、广东麻将河海大学、济南铸锻所牵手,一边“挑着”着国家级、省级重大科研攻关项目,一边倒逼着自己不断向前,根本就不允许停下来。

  “亚威之所以虎虎生威,靠的就是技术。”江都区科学技术局局长黄景禧给记者讲了几个亚威的“关键词”:一是“徒弟胜师傅”,大型开式伺服折弯机与机械伺服数控转塔冲床,替代进口,反过来再出口欧美制造业强国;二是“国内首创”,数控多边折边单元被列入江苏省高端装备研制赶超工程项目,填补国内空白;三是“高擎火炬”,承担的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——“钣金制造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集成系统项目”,攻克了多项钣金制造自动化生产线核心装备与技术。

  江都企业牛,牛就牛在创新能力强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江南大学校长陈卫是江都人,他深有感触地说:“江都人素来敢闯敢试,这里是一片具有创新气质、蕴含科创基因的沃土,在新的时代浪潮中,江都不会输、不会靠,更不会等!”

  江都人这种骨子里的不等不靠,源于“全国借智”甚至“全球借智”。不仅企业如此,连基层乡镇园区和基层干部都深谙此道。

  近年来,江都区启动“镇镇通名校 才智聚龙川”工程,每个乡镇至少与省外一所“双一流”工科类高校进行深度合作。如今,全区13个乡镇背后都有了一座或多座“科技靠山”。黄景禧透露,“13个乡镇与近30所高校联姻,每年能为本镇企业引进博士、‘科技副总’10名左右,帮助企业解决了一批‘卡脖子’难题。”

  东南大学是小纪镇的挂钩高校。该镇的快乐木业集团主要生产集装箱底座,外贸订单量最高峰时一年开票销售可达10亿元。去年以来,受疫情影响,快乐木业销售额大幅下降。在科技镇长团成员、东南大学自动化学院副教授周波牵线搭桥下,企业开发出科技含量更高、可自动化流水线生产的OSB箱板,成功敲开新市场大门。今年,快乐木业销售额预计将迅速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。

  着眼于高质量发展需求,近年来,江都区撬动国资、民资与高校、科研院所嫁接,共同投资参建各类研究院,与科研机构定下“娃娃亲”,早介入、早培育,提前将看中的好项目揽入怀中。

  高端装备工程技术研究院、新能源汽车产业研究院、人工智能研究院等科技公共服务平台和中国商飞·中科蓝海智能视觉研究院相继成立,江都的土地上早已不仅仅有“大园大厂”,闪烁着科技创新魅力的“大院大所”更比比皆是。

  科技赋能,正在让江都企业换身份、变容颜。重振“江北第一县”辉煌,江都正在积蓄势能,换装动能。